尴尬地辞别了房东太太,她气势汹汹地朝那恶男家走去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2
  • 来源:中文文字幕文字幕_日本加勒比中文字幕_大香线蕉视频在线观看

  尴尬地辞别了房东太太,她气势汹汹地朝那恶男家走去。

  她打算不用钥匙,一脚踢烂他的大门,以示惩罚!没料到竟不期遇到的一个人,让她顿时变回淑女。

  “伯……伯母?”

  她以为自己眼花。怎么、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嘉德的妈妈?

  只见那位贵妇正拿著一张纸条,抬头吃力地看著门牌号码,华丽的衣衫与陈旧的公寓格格不入。

  “啊,丽蓓嘉!”裴太太与她一样吃惊得半天都阖不拢嘴。

  “伯母,你来找人呀?”半晌之后,邱予婷勉强地微笑,与之寒暄。

  “对呀,我来找嘉德的弟弟。”

  “裴二公子住在这里吗?”她只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“有人说是这里,可我觉得不像。”裴太太耸了耸肩,将纸条揉入掌中,“算了,不找了!丽蓓嘉,我们好久不见了,一起喝杯茶吧。”

  “好呀,就去我家吧。我家就在隔壁。”遇见长辈,总不能没有礼数。

  裴太太点头答应了她的邀请,屈尊光临了她的寒舍,坐在沙发上饮茶的时候,不断四处打量。

  “这房子也太窄了吧?”贵妇人啧啧感叹,“丽蓓嘉,你最近是不是经济上有些困难?伯母可以帮助你的。”

  “不不不,”当事人立刻澄清误会,“我只是搬过来休假的,这里比较清净,空气也好。”

  “伯母知道你最近因为心情不好,推掉了不少广告。”

  “前段时间的确心情不太好,但现在开心了很多。”邱予婷露出幸福的笑容,证明自己没有撒谎。

  “是我们嘉德没有福气,娶不到像你这样的好女孩。”慈爱的目光盯著她,轻拍她的手背。

  “白小姐也很好啊。”她客气地回应。

  “对,是很好,不过……”裴太太脸上有轻微的不悦一晃而过。

  “不过什么?”

  “唉,他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想管了,由他们闹去!”她挥了挥手,无奈地感叹,“还是来说说你吧,丽蓓嘉,最近过得怎么样?交了新的男朋友没有?我在电视上看到你新拍的广告,好可爱呀!”

  “最近倒是遇到一个对我很好的男生……”邱予婷略微脸红。

  “那很好呀!”裴太太由衷替她高兴,“男人有没有钱、帅不帅,都不重要,最要紧的是对你好!什么时候带来给伯母看看,伯母的眼光一向很准的。”

  “他今天正好不在家,上班去了。”平时那家伙游手好闲的,今天倒勤快。

  “那改天伯母请你们吃饭。”低头之中,望著掌心皱皱的纸团,眉心不由得一蹙,“丽蓓嘉,你对这一带比较熟,可不可以帮伯母看看这个地址到底对不对?”

  “哦,”她点头,“这是裴二公子的住址?”

  “唉,那孩子已经好久没回家了,公司也不常去,他爸爸发了好几次脾气,公司的董事也说要撤掉他的副总裁职位……”裴太太说著说著忍不住呜咽,“都怪我把他从小宠坏了,为了这孩子,我都操碎心了……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邱予婷仔细看了纸条,顿时大惑不解,“这个地址是对的,可是又好像不太对……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这个地址就是我家隔壁呀,可是我家隔壁住的肯定不会是裴二公子。”隔壁住的明明是那个恶男,她的新新男友。

  “隔壁住的是不是身高一八○公分、理著一个平头、皮肤有点黑、一脸坏笑、长得还算帅的男生?”裴太太急忙问。

  “对呀。”奇怪了,伯母明明没见过阿烈,为何可以栩栩如生地描述他?

  “是不是整日游手好闲、喜欢半夜听音乐、喜欢玩电脑的?”

  “没错。”她傻傻地点头。

  “那就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啦!”裴太太喜极而泣。

  “可……”她结结巴巴的道,“可他整天穿著脏脏的牛仔裤,不像一个富家公子呀!”

  “我那个儿子脾气怪,整天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流浪汉,从来不肯像他大哥那样仪表堂堂。”

  “天啊!”邱予婷倒吸一口冷气,若不是坐在沙发上,早已跌倒在地。

  太……太不可思议了!她的新男友,就是裴家二少?就是嘉德的弟弟?

  他隐瞒身分,故意接近她是为了什么?他对她,可有半点真心?

  若无其事地送走了裴太太,邱予婷马上直奔天行集团大楼。

  她要质问他!她要当面质问他!不问出事情的真相,她绝不罢手。

猜你喜欢

不记得老朋友,为何却要广发武林帖

不记得老朋友,为何却要广发武林帖,请各路老朋友前来这春香院?」男子不疾不徐地道。「如果尊驾是赏脸前来赴约的,那么很抱歉,」他语调平稳地说,「我们约好的日子是明天,今夜天色已晚,

2020-03-06

只是没想到,三更半夜会在这墙角再次碰到她

只是没想到,三更半夜会在这墙角再次碰到她,而在月色朦胧中,她比白日的容貌更美上十倍;也没想到,她会把朴素的荆钗布裙换成了华丽的纱衣红袖;更没想到,她会主动跟他这个寒碜小子说话…

2020-03-06

尴尬地辞别了房东太太,她气势汹汹地朝那恶男家走去。

尴尬地辞别了房东太太,她气势汹汹地朝那恶男家走去。她打算不用钥匙,一脚踢烂他的大门,以示惩罚!没料到竟不期遇到的一个人,让她顿时变回淑女。“伯……伯母?”她以为自己眼花。怎么、

2020-03-06

身为一个“卖笑”的模特儿,她怎么可以不笑呢?

身为一个“卖笑”的模特儿,她怎么可以不笑呢?她一直是个敬业的人,不会因为心情不好就逃避上班,实在迫于无奈,才躲到这城郊来,希望远离喧闹市区后,新鲜空气的青草芬芳能为她疗伤。但公

2020-03-06

到底要说什么?如果没事,我跟卿还有事

到底要说什么?如果没事,我跟卿还有事。」关任东撇撇嘴,揽住罗卿的腰,两人一起走出办公室。一到外头,他马上放开罗卿,「谢谢,让-为了我跑这一趟。」「这倒是没关系。只是你们之间……

2020-03-06